讨论|鹈鹕崛起任重道远 英格拉姆和锡安需承担更多责任

(本文作者为美国NBA记者Kevin O'Connor,文中内容不代表译者观点。)

周六深夜,斯坦-范甘迪非常气愤。虽然面部和胡子被口罩遮住了,但他疲惫的眼神和生硬的语调都流露出他对这次采访的厌倦。就在他接通与当地记者的联线前,鹈鹕刚刚输掉了比赛,对手是西部垫底的森林狼,而且明尼苏达队中最好的两名球员都没能出场。就此,他们的战绩跌倒了5胜10负——联盟倒数第4。赛季开局阶段,鹈鹕曾经打出令人鼓舞的表现,但是之后,他们的防守崩溃了,这让他们的战绩直线下滑。不敌森林狼后,虽然没有明说,但范甘迪把矛头指向了球队最好的两名球员——布兰登-英格拉姆和锡安-威廉森。

“有些球员必须承担起自己的责任,挺身而出并努力打球,我们不能总是没有对手打得努力,”范甘迪说道。“我们最好的球员们必须承担起防守责任,打得更加努力,并保护好球。我认为他们可以扭转局面,我对他们充满信心,不仅如此,我还更对他们充满信任,因为信任是一种对无形事物的信心。”

赛季开始时,鹈鹕的目标是闯入季后赛。上赛季的季后赛之梦在复赛园区破灭后,他们解雇了主教练金特里,并围绕年轻核心调整了阵容。锡安已经康复,英格拉姆当选了进步最快球员,并获得了顶薪合同,看起来鹈鹕在幸运地得到2019年状元签之后,终于要有所作为了。

但令人难过的是,鹈鹕可能还没有那么优秀。锡安和英格拉姆确实需要在防守端做得更好,但我们不能把所有责任都推到他们俩身上:鹈鹕的整体防守排在联盟第24位,几乎和上赛季一样,要想做好防守,他们全队都需要做出重大改变。或许,人们对这支着眼于未来的球队期望得太多了。

“我们这个休赛期操作的目的性非常强,如果你用总冠军的标准来衡量那些操作,那我们是失败的,”鹈鹕篮球运营副总裁大卫-格里芬在去年12月接受采访时表示。“但如果你从长远考虑,并结合我们打造球队和调整阵容的灵活性,那我们已经有了一个非常不错的基础。”空谈目标并不难,鹈鹕现在拥有大量的首轮选秀权——确切地说,未来7年他们有11个首轮选秀权——这主要是因为送走安东尼-戴维斯和朱-霍勒迪让他们得到了丰厚回报。

这些选秀权并不一定会转化为球场上的天赋,进而为鹈鹕带来胜利,但显然他们有足够的筹码来为锡安和英格拉姆选择合适的搭档,甚至是得到一位球星。

在送走霍勒迪的交易中,格里芬还做了另外一件事情,他们得到了老将亚当斯和布莱德索。此外,他们还聘请了范甘迪作为主帅,这位经验丰富的主教练已经执教过3支球队了。理论上,这些操作短期内可以帮助鹈鹕赢得胜利,长期来看可以给球队灌输防守理念。

格里芬曾称赞猛龙和湖人这两支球队,他们的核心球员和角色球员都非常出色。猛龙能赢得总冠军主要是因为莱昂纳德,但他们同时还有西亚卡姆、伊巴卡和马克-加索尔;湖人由詹姆斯和戴维斯引领,但他们的角色球员——波普、卡鲁索、霍华德——也在夺冠过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鹈鹕想打造一支那样的球队。他们希望让体重只有190磅的英格拉姆防守偏瘦的侧翼球员和大前锋;他们不想让身高只有6尺7寸的锡安去对抗中锋。虽然让锡安在小个阵容中打中锋不仅可以提升球队的得分爆发力,还可以让他获得更大的进攻空间,但他还没有德雷蒙德-格林那种篮球智商,来在那样的阵容中担当球队的防守支柱。鹈鹕需要建立一套小而快的阵容,这会为锡安和英格拉姆提供更开阔的进攻空间,但是他们同时也需要一些大个球员。过去几年的总冠军,都可以根据场上形势调整阵容。

范甘迪在魔术执教时,曾在霍华德身边配置4名射手,对此,格里芬表示:“在奥兰多,范甘迪所率领的球队比所有人都先发现篮球的未来打法,他们当时可能没意识到这一点,但他们确实做到了。他们很好地融合了身高和技术,他们当时打得并不快,但他们技术精湛,而且身材高大。”

格里芬最终可能会沿用他在骑士时的蓝图——找一名乐福那样的空间型大个子来取代亚当斯;他也可以效仿雄鹿和阿德托昆博的合作方式——找一个既可以固守内线,又可以投三分的大个子。这样的大个球员会给锡安更多空间来探索他的外线天赋,并锻炼他的持球进攻和持球挡拆。

“锡安的身体太强大了,以至于人们认为他天生就是一个大前锋,他不能打其他位置,”格里芬说。“但在他进入杜克大学之前,他基本上一直都在打控球后卫。他的继父希望他像控球后卫那样持球,并决策球队进攻。他并不是从小就在低位磨炼自己,学习梦幻脚步。恰恰相反,他从小就希望成为一名进攻组织者,持球攻击篮筐。”

但鹈鹕的计划还没进展到那一步。格里芬承认他们还缺少球队未来所需要的投篮能力。他说:“我认为这项工作需要花费最大的精力来打磨。”目前来看,鹈鹕的有些球员已经树立起了良好的榜样。格里芬说:“只有当你身边充满真正的职业精神时,你才会明白它的价值。然后年轻球员会学习和效仿,然后说,‘哇,我怎么没早些遇到这样的环境。’亚当斯和布莱德索就是这样的榜样。”

亚当斯和布莱德索可能是年轻球员的榜样,但他们也可能是球队补强的筹码。亚当斯现在的合同是2年3500万,考虑到他上赛季的表现,这是一份超值的合同。但是在2022-23赛季,亚当斯和布莱德索的年薪合计将达到3500万美元,这恰好是一个优秀球员的完美年薪。后者在2022-23赛季的合同只有390万是受保障的,这对于任何球队来说都是一种“意外惊喜”。如果有一位布拉德利-比尔这样的球星可供追求,那么鹈鹕将拥有足够的筹码。

然而现在,鹈鹕看起来并不只缺一块拼图。他们可能会重组阵容,也可能等待这套阵容成长,还可能选择另一条路。最让人担心的是他们的防守,赛季开始时,锡安和英格拉姆声称要通过建立强大的防守体系来发挥更大的领导作用,但是现在他们的防守已经下降到了上赛季的水平,当时他们是联盟中最没有防守影响力的球队之一。我们并不能让他们俩承担所有的责任,但作为球队最好的两名球员,他们难辞其咎。

“我和他们说,‘看看联盟中那些优秀的双人组合——詹姆斯和戴维斯,乔治和莱昂纳德,阿德托昆博和米德尔顿,他们有什么共同之处?’”范甘迪在近日的一次训练后说道。“我的意思是这些组合在攻防两端都很出色,他们攻防俱佳。我的任务是建立一套更好的进攻架构,并为锡安和英格拉姆拉开空间,而他们要做的是在防守端负起责任,挺身而出,成为更好的防守球员。”

与上赛季相比,英格拉姆的协防更加积极了,但他依然无法打出强硬的单兵防守,依然无法在组织进攻时通过传球产生重大影响,依然无法获得太多的强硬得分。英格拉姆现在的防守相比在湖人的最后两个赛季有些退步,要想帮助鹈鹕实现本赛季的目标,他至少需要打出那种防守水平。

锡安在单防时有一些不错的表现。他的速度可以匹配后卫,但他太不稳定了。很多时候,他的防守是停滞的,尤其是在防守无球球员时,对手很愿意利用他缺乏注意力这个缺点。

真正的防守精英可以随时封锁对方球员,而23岁的英格拉姆和20岁的锡安还没达到那种水平。范甘迪并没有隐藏自己的不满,他知道自己的球员还需要继续学习。联盟里有人说球员们不喜欢在活塞时期的范甘迪手下打球,因为那时的他总是不放过任何细节(有时会显得烦人)。英格拉姆最近说“我们信任教练”,如果教练一直盯着他们,有助于他们养成取胜的习惯。

范甘迪说:“我们需要找回防守状态,那种状态下,我们打得更努力,我们更注意对方球员,我们会给对手施加压力,我们更努力地封锁对手,这样,所有的事情都会达到更高的水平。我们需要养成更好的习惯,但那不可能在一场比赛、一次训练或一夜之间就养成,这是一个日复一日的过程。”

范甘迪的理念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在球场上得到体现,如果球员接受这种理念,他也确实有过成功的经验——这也是为什么鹈鹕在选帅时,看中了范甘迪。

“范甘迪一直是一名优秀的球员导师,他的执教生涯已经取得了很大的成功,特别是在防守端。他知道如何取得胜利,他愿意对此负责,”格里芬表示:“长期以来,范甘迪带领的球队一直欠缺一些天赋,但是让人兴奋的是,我们有一些天赋异禀的球员。有了他这样负责任、注重细节的教练,我们觉得可以兑现这支球队的所有天赋。”

范甘迪目前在新奥尔良的成绩好坏参半,不过,那可能是因为他并没有处在一个可以立即取胜的环境中。角色球员们除了没能在防守端给英格拉姆和锡安提供太多的支持,在进攻端他们也没能为这两位球员拉开太大空间。目前,鹈鹕的进攻效率排名联盟第21,比上赛季还差,而且,他们的三分球出手数和命中率都是联盟倒数。雷迪克和哈特这样稳定的老将在投篮方面表现得异常低迷;二年级后卫亚历山大-沃克在第二阵容中打得有些令人鼓舞,但他的表现并不稳定;布莱德索难以牵制对方的防守;鲍尔也一直没能找准篮网,赛季至今,他的三分命中率仅为29.1%。

在范甘迪慢节奏的进攻体系中,鲍尔作为场上组织者的作用有些被削弱了。让亚当斯和二年级新秀海耶斯担任中锋让内线变得非常拥挤,这迫使英格拉姆在外线出手更多的投篮。鹈鹕可以压缩亚当斯和海耶斯的出场时间,让锡安多打中锋,但这也意味着组织能力不足、得分火力不强的外线球员将获得更多的出场时间。布莱德索不能通过挡拆来掌控进攻,亚当斯不具备外线进攻能力,新秀控卫小基拉-刘易斯只有19岁,他还没准备好承担重任。

虽然缺少进攻空间,锡安在内线的得分效率依然达到了历史级别。职业生涯至今的38场比赛里,他场均得到22.8分,真实命中率为61.4%。“我感觉我在不断适应比赛,我刚打了30多场,我还有很多东西要学习。”

鹈鹕希望锡安能够向亚当斯学习,后者做着很多细节工作,比如设置挡拆、点抢篮板,而且防守非常努力。但是,在赛季开局阶段打出优质的防守后,亚当斯最近的防守有些起伏,这和上赛季中期他在雷霆的表现有些类似。

鹈鹕今年选秀将重点关注南加州大学中锋埃文-莫布里(Evan Mobley)和俄克拉荷马州立大学控球后卫凯德-康宁汉姆(Cade Cunningham)。前者是一名技术超群的攻防俱佳型内线球员,他可以成为锡安的完美搭档,而后者则可以为鹈鹕提供他们所需要的投篮机会。此外,这次选秀中充满了天赋,他们可以帮助锡安和英格拉姆巩固和提高低位。

我问格里芬他如何知道什么时候是变卖选秀权的最佳时机,他将新奥尔良的未知因素与自己在克利夫兰的经历进行了对比,在克利夫兰,得到詹姆斯后,他见证了骑士从一支新兴球队成长为了一支争冠球队。“我从来都不会说‘是时候把选秀权变现了’,詹姆斯是NBA中少有的可以独自带领球队进入总决赛的球员,所以当他回到克利夫兰的时候,我觉得是时候有所行动了。”格里芬说道。“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是变卖选秀权的最好时机,但我知道什么时候不是最好时机。我希望这支球队以我们设想的方式成长和发展,当我们需要变卖选秀权时,形势会给我们传达非常明显的信号。在这个过程中,所有决定都是水到渠成的,我希望我们最终能够实现自己的目标。”

鹈鹕没能达到预期,这有些让人失望,但也许我们本就不该对他们有太高的期望。除了亚当斯、布莱德索和雷迪克这3位老将,他们的每个轮换球员都没超过25岁。虽然英格拉姆和锡安很有活力,但他们还要付出很多努力,这样他们才能在攻防两端带领球队。

失败可以养成坏习惯,但也可以成为一个警示。

格里芬说:“我们现在还无法满足很多人的意愿,我们正在成长并学习如何一起赢球,我觉得我们才刚刚学到一些皮毛。”

作者:Kevin O'Connor

编译:MOON

讨论&分析

【来源:直播吧】

PC4f5X

文章作者信息...

留下你的评论

*评论支持代码高亮<pre class="prettyprint linenums">代码</pre>

相关推荐